u乐娱乐在线

前天,方宏进在与律师商讨追款方案。京华时报记者

前天,方宏进在与律师商讨追款方案。京华时报记者 谭青 摄

前天下午,54岁的方宏进独自出现在位于菜市口的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他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又至“9·13”,需要与莫少平律师敲定2015年的追款方案。

2011年9月13日,河北省邢台市隆尧县检察院向前央视名嘴方宏进发出《不起诉决定书》,决定对涉嫌合同诈骗的方宏进不予起诉。4年来,每到这个时间,方宏进及其律师都会以发函、电话、上门等形式,向河北省邢台市及隆尧县公安、检察等部门追讨其120万元扣押款。方宏进坚称隆尧公安插手经济纠纷,违法将扣押款发还给河北省今麦郎食品有限公司。

方宏进表示,4年维权无果,他将起诉隆尧县公安局追讨扣押款。

案情

与今麦郎发生广告纠纷

事发2006年3月,央视名嘴方宏进跳槽东方卫视,负责新闻频道的建设。一个朋友找到方宏进,称央视2套《欢乐家庭》栏目组立项筹拍《候机大厅》,有意让他代理经营该片植入广告。“当时,植入广告刚兴起,很火,我就以前妻名义,组建了北京澳卫时代广告传媒有限公司。”

2006年3月9日,澳卫公司在海淀区注册成立。2006年3月29日,澳卫公司与今麦郎食品有限公司(时称华龙日清食品有限公司,以下均称今麦郎)签订植入式广告合同,约定广告总费用300万元。

2006年4月,澳卫公司收到了今麦郎的100万元首期广告款,并在《候机大厅》中多处植入今麦郎广告。但该剧拍摄完成后未能通过审核。

方宏进称,为补偿今麦郎的损失,澳卫公司出资买断了央视2套《欢乐家庭》广告时段,自2007年5月1日至5月31日为今麦郎播出了50分钟的“硬广告”。“按照央视正式报价,该组广告费为252万元。”方宏进说,但今麦郎仍向澳卫公司提出再退40万元广告费的要求,遭到了方宏进的拒绝。

因涉诈骗被扣押120万

2008年6月,今麦郎向隆尧县公安局报案,称方宏进等3人涉嫌合同诈骗。

隆尧县公安局向隆尧县检察院提交的《起诉意见书》显示,方宏进因涉嫌合同诈骗,在2008年6月16日被上网追逃,2009年10月4日在深圳边检被查获。其后,方宏进在深圳、隆尧共羁押了10天,后被取保。该《起诉意见书》认为方宏进所负责的澳卫公司涉嫌诈骗了今麦郎100万元广告费。

昨天,方宏进的律师莫少平向京华时报记者展示了由隆尧县公安局出具的扣押物品清单,清单显示,2008年7月18日,澳卫公司通过隆尧县公安局向今麦郎退还了100万元,并支付了20万元利息。对此,方宏进及其律师认为,这100万元及利息,其实是隆尧县公安插手澳卫公司和今麦郎的广告费纠纷,在抓获澳卫公司副总经理温东明后的“赎金”,“2008年6月17日,温东明被隆尧县公安局抓到隆尧县,对方声称交钱放人。我们没办法,在向其交了10万元保释金后,又被迫通过莫少平律所向其转了120万元做扣押款。”

莫少平律师还向京华时报记者出示了隆尧县公安局经济侦查大队出具的发还物品清单,清单显示,2008年8月20日,隆尧县公安局将这120万元扣押款发还给了今麦郎。记者看到,在清单的领取人一栏中有“黄中华”的签字和今麦郎食品有限公司的公章。[page]

讨要4年未拿回一分钱

2011年9月13日,河北省邢台市隆尧县检察院向方宏进发出《不起诉决定书》,决定对涉嫌合同诈骗的方宏进不予起诉。

澳卫公司以广告款纠纷为由,将今麦郎诉至海淀法院。2011年12月20日,海淀法院一审判决今麦郎赔偿澳卫公司广告款及其他费用118万元。

今麦郎不服上诉,2012年7月24日,北京市一中院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判决生效后,今麦郎将118万元给付方宏进。

自2011年9月13日起,方宏进多次向隆尧县公安局、检察院追讨扣押款,但至今没有拿回一分钱。“这个案件中,隆尧公安充当了今麦郎的保安,”方宏进说,今麦郎是隆尧县第一纳税大户,其总裁范现国同时还兼任隆尧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昨晚,方宏进的代理律师莫少平称,该案为典型的公安机关插手经济纠纷案件,错抓错捕,利用“人质”,擅自处分扣押款,其将按照《国家赔偿法》相关规定,诉请法院判令故意、或犯有重大过失的民警承担全部赔偿费用。另外,方宏进将起诉隆尧县公安局追讨120万元扣押款。

昨天,记者多次联系隆尧县检察院、隆尧县公安局,以了解该案的具体情况。隆尧县检察院曾负责该案的检察官一听记者报名,便立即以“忙”为由挂断了电话。

隆尧公安局经侦大队两名曾负责该案的警官一听“方宏进”的名字,一人直接挂断电话,另一人则表示不接受采访。

此后,记者多次致电隆尧县公安局政治处,但最终记者也未得到一个明确的回复。

对话

公司停业负债200多万

京华时报:这4年来追要案款的情况怎样?

方宏进:每年9月13日前后,我们就上门、发信或打电话,向隆尧县公安局、检察院及他们的上级要钱,但最终没有结果。隆尧县公安说案子交到了检察院,让我们去找检察院。检察院说没见过钱,让找公安。他们的上级部门也都不管。可能是因我是从央视离职的名人吧,这个案子到今天,媒体也曝光了好几拨,但隆尧县公安局始终装聋作哑不退钱。

京华时报:通过民事官司澳卫已经拿到了今麦郎的118万元广告款?

方宏进:从款项上看,澳卫和今麦郎基本还行,但是我追讨的是公安违法扣划并发还的钱,如果今麦郎想要这笔广告费,他可以通过诉讼解决。最近,我和莫少平律师一直在商量,想起诉公安局退钱,但又担心隆尧县法院不给立案。

京华时报:该案给你带来了怎样的影响?目前生活情况怎样?

方宏进:我原来是央视名主持,但因为这件事声誉全被败坏了,网上还有水军骂我包养小三,我10多岁的女儿也在校里校外蒙受羞辱,对我产生抵触情绪。但我认为自己在专业领域做到了最好,也没有遗憾。我现在就是闷在家里,澳卫公司被迫停业,我还背了200多万元的债。

另一方面,这个事情也让我离开了一线,恢复到了一个普通人。我现在坐地铁、到路边小饭馆喝酒,即便被人认出,也不会被围着要签名。生活不被打扰了,也是一种幸福,我现在的状况很好。

我现在就是给企业做一些咨询,到泰国给学生讲讲课,其他大部分时间在编写《汉奸史》系列丛书,一共6本,计划明年初出版。

观点

可起诉公安部门不当得利

昨日下午,著名刑诉法专家、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认为,在案件立案侦查过程中,直接将扣押款项返还另一方,这种做法是错误的、违法的。

洪道德认为,正常讲,公安应就地冻结嫌疑人银行账户。即使公安收到了打来的120万元,也应直接就地冻结,“怎么动这笔钱都不可以,得一直等案件有了结果,才能按照结果来处理。”

至于如何追讨该笔款项,洪道德认为,到目前为止,我国法律规定不允许就公安机关的刑事活动提起行政诉讼,所以方宏进没有办法向当地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但其可以提起民事诉讼,“如果该笔款项自莫少平律所汇出,那么,莫少平律所可以向律所所在区域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公安部门不当得利,诉其退还120万元。”

至于10万元保释金,洪道德认为方宏进可以向隆尧县公安局直接追要。

京华时报记者 张淑玲

服务信息
2016号歼20原型机首飞成功

2016号歼20原型机首飞成功

空军新型高级教练机公开秀技 可做舰载教练机

空军新型高级教练机公开秀技 可做舰载教练机

将军一路走好!最后一位开国中将张震生前旧照

将军一路走好!最后一位开国中将张震生前旧照

日本最高防卫预算都用来买啥?

日本最高防卫预算都用来买啥?

设计师幻想未来超音速无人机

设计师幻想未来超音速无人机

苏俄系航母标注

苏俄系航母标注